高考之后忙“变形” 专家:有些项目别着急做

高中化学 COOCO.因你而专业 !
套卷教案课件下载new 试题搜索答案
你好!请登陆注册

高考之后忙“变形” 专家:有些项目别着急做

公主 侯英超

发布日期:2016-06-16 12:45:18

高考之后忙“变形” 专家:有些项目别着急做








公主 侯英超

发布日期:2016-06-16 20:45:18


做个双眼皮手术还要遮遮掩掩?打个瘦脸针还大惊小怪?这些都是“老一代”的观念了。高考刚刚结束,整形医生们就迎来了高三毕业生。对于他们来说,将近三个月的假期是做整形手术的最佳时机;更有新潮的妈妈们,给刚刚高三毕业的女儿请了化妆师上门培训,“学化妆不是臭美,这是礼仪的组成部分。”

  6月8日下午,天津考生薇薇(化名)终于结束了高考。这次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之后,薇薇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做个双眼皮,美给你看!”6月9日一早,薇薇坐上了进京的高铁,准备在当天下午到达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去见她在网上追随很久的医生——“文叔”。6月9日下午是“文叔”——中国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副主任医师陈文的出诊日。中午,薇薇到达医院。挂号之后到了诊室门口,她吓了一跳,竟然有30多个“文范儿”排在她的前面。“文范儿”是文叔的粉丝给自己起的名字,这些“文范儿”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天津、内蒙古……而且几乎都是刚刚结束高考的“准大学生”,这些女孩子有个共同的特点:喜欢“文叔”做的自然派的双眼皮。

  这天下午,陈文在诊室里一共接诊了30多名准备做双眼皮手术的高考生。“文叔”陈文其实不太老,但对于高中生来说,年龄上足可以称之为“叔”。这些准备做双眼皮手术的女孩子早就在网上成了他的“铁粉”,这次,她们是在家长陪同下来面诊的。

  “大夫,我闺女非要做双眼皮手术,你给看看,她到底适不适合做。”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一名女中学生身后,用带着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向陈文介绍情况,他一边说,一边频频给陈文“飞眼”。陈文一看就懂了:“这位父亲给我使眼色,是想让我拒绝给他女儿做手术。”陈文笑着让这位焦灼的父亲坐下。那位父亲看了看陈文,特别无奈地说:“孩子已经下了决心要做,我们做父母的也得尊重她的意愿,这种情况下,您看有啥建议吗?”陈文医生仔细看了看那女孩的眼睛,“要做的话,可以做埋线式的双眼皮,以后不喜欢也能‘修改’。”陈文最后决定让父女二人都回去再考虑考虑,“别着急,别冲动!”每年高考之后,都是高考生做双眼皮的高峰期。陈文说,如今家长和学生对整形手术的包容度和接受度越来越高,双眼皮手术由于开展得比较早,而且对面部改观最显著,所以更能被学生和家长所接受。“高考结束到大学开学之间,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做完双眼皮手术再恢复一下,时间绰绰有余。这也是高考生考完试就来看门诊的原因之一。”但陈文遇到高三毕业生,给他们做手术反倒比较慎重。“同样是做双眼皮手术,公司白领、大学生等相对审美都比较成熟,中学生审美还在变化,也比较容易冲动。”因此,陈文通常给高三的女孩子们做埋线式的双眼皮,“这种双眼皮以后要是不喜欢,还有‘修改’余地。”

  去年高考后,有个高三毕业的女孩没有经过慎重考虑就随便找了一名医生做了欧式的双眼皮,两个月后因为觉得效果不好慕名找到陈文来修补。“你一看就知道手术做得没有任何问题,但这种双眼皮和她的气质不符。本来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但感觉足有30岁。”其实欧式宽宽的双眼皮更适合西方人,“他们脸型的轮廓比较立体,但中国人面部比较平,多数人不适合宽双眼皮。”

  高考之后的第一天下午,陈文在门诊中只给一个高三毕业生开出了手术通知单,其他的女孩子,陈文让她们回家再想想,也和父母多沟通一下。“做双眼皮容易,但做好满意的双眼皮不容易,充分沟通之后再手术也不迟。”

  父母与儿子的博弈 小帅(化名)是今年的高三毕业生。不过,他今年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决心参加艺术院校的考试,而参加艺考之前,他还要做下颌角整形手术,“瘦脸!”

  小帅这个突然的决定,让小帅的爸爸非常震惊。“我本想让他考清华北大,可是他非要当演员!”小帅的爸爸和儿子斗争了一段时间,拗不过儿子,于是妥协,同意小帅报考艺术院校,但提出的要求是:不能报考表演系,只能报考导演系。不过,小帅爸爸的妥协并没有换来儿子的妥协,小帅坚持要学表演。

  这期间,小帅的爸爸带着儿子来到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他提前跑到诊室和医生商量,请医生说服小帅,让他别做手术。医生倒是理解小帅爸爸,但是小帅还在坚持。僵持了1个月,最后小帅的爸爸只好同意让儿子做手术。

  医科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归来是小帅手术的主刀医生。他兼顾了父子俩的需求,既让小帅能够“瘦脸”,也让父亲尽量能够接受。归来说,在做不做整形手术这个问题上,很多家长和孩子意见不一致。这时,家长最好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我所说的专业人士,指的是正规医疗机构中,接受过临床培训的医生。”归来说,专家会根据孩子情况进行评估,然后帮助家长来决定是否要给孩子做手术。这种评估,不仅仅局限于面部骨骼结构等生理上的评估,还需要进行影像学检查,甚至纳入心理评估。

  妈妈带着女儿来整形 高三女生笑笑(化名)有个思想特别前卫的妈妈。高考完第二天,笑笑妈就和另外几个高三女生的家长共同请了一位化妆师,平均每家出200元的学费,专门让这位化妆师给女孩们讲讲如何化生活淡妆。“我今年快五十岁了,我们年轻时崇尚自然美,可现在时代进步了,化妆是女孩子的必修课。”笑笑妈说。

  端午小长假后的第一天,笑笑妈请了假,专门带着女儿去了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转了一圈。“趁着暑期长假,想把能做的美容手术都做了。”她先带着女儿找到了做鼻部整形的医生,“我女儿想垫个精巧的鼻子,可我觉得她肉乎乎的、像小狗一样的鼻子很可爱。”笑笑妈见到鼻部整形的医生,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医生只好劝笑笑“和妈妈达成一致再来”。女儿嘟着嘴不高兴,母女俩又一块儿找到了做双眼皮手术的医生。笑笑妈想把女儿“小内双”的眼睛改造成自己的大双眼皮。但是女儿表态了:“我觉得我的眼睛很有特色,挺好的。”笑笑妈只好又带着女儿转其他科室,最后两个人在打瘦脸针上达成一致:打针肉毒素,微整形瘦脸。这种微整形母女俩都能接受。

  中国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东区常务副院长马继光说,每年的这几天不只是有很多高三学生来做整形,也有毕业班的老师。前几天,一位50岁出头的高三数学女老师坐在了马继光的对面,“我想改造一下我的眼睛,想让自己变得更年轻。”马继光看了看,“您现在的单眼皮挺好的,有自己的特点。其实您不必纠结于眼部细节。我建议您可以考虑一下移植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鼻唇沟和泪沟。”马继光告诉这位老师,这个年龄段主要改善的是整体面貌,“其实,不同年龄段有不同年龄段的风采。”

  马继光说,现在的中学生和家长对整形美容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需要提醒家长的是,整形手术也好,微整形也好,还是要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生活美容场所做整形美容项目是违法的,医生的资质和药品的安全都没有保障;更不要请所谓的韩国学成归来的“皮箱医生”上门服务,这些人大多不是医生。此外,中学生的审美还在变化中,有些整形项目也不要着急做,可以等等看,等到自己的审美逐渐形成